特色

本站翻译作品总目录

ZHAOSHIYUN
只是一头莫得感情只会吃草的奶牛而已(认真)

本目录仅收录三个人都参与的作品,包含与其他朋友合作的作品

动画作品

(暂无)

漫画作品

Given 被赠与的未来(ギヴン)|キヅナツキ
翻/校/嵌:赵诗云(缓慢填坑中)
Code.1 / Code.2

游戏作品

花归葬(花帰葬)|HaccaWorks*
翻/校/嵌:赵诗云;中文校对:九畹嘉禾;鸣谢:斑马线君(A线全线结束,B线填坑中)
共通线 / 献花线 / 遥远线 / 银之螺旋线 / 雪之灯线 / 全结局

小说作品

暂无,有打算整爱娜娜Re:member←只是打算,我刚看完瓜瓜还没开始看(……)

广播剧作品

ACCA13区监察课 BDBOX SPECIAL CD(ACCA13区監察課 Blu-ray BOX & DVD BOX スペシャルCD)

  • 吉恩的暑期休假(ジーンの夏休み)
    听译:猫爷暗仔;校对/后期:古川政良;协力:TheDaedalusClub
  • ACCA五长官广播☆五只茶杯(ACCA5長官ラジオ☆5つのティーカップ)
    听译:Tiki;校对:紫萍东郭;后期:古川政良;协力:猫爷暗仔、久斎Kyusai
  • 任性王子与吸烟(わがまま王子とタバコ吸い)
    听译:Tiki;校对:猫爷暗仔;后期:古川政良
  • 出差途中八卦缠身(出張先で噂話にまきこまれ)
    听译:Tiki;校对/后期:古川政良

ACCA13区监察课 BDBOX SPECIAL CD

BDBOX1 SPECIAL DRAMA CD「吉恩的暑期休假」

听译:猫爷暗仔;校对/后期:古川政良;协力:TheDaedalusClub

BDBOX2 SPECIAL DRAMA CD「ACCA五长官广播☆五只茶杯」

听译:Tiki;校对:紫萍东郭;后期:古川政良;协力:猫爷暗仔、久斎Kyusai

BDBOX3 SPECIAL DRAMA CD「任性王子与吸烟」

听译:Tiki;校对:猫爷暗仔;后期:古川政良

AMAZON BD&DVD全卷购入特典CD「出差途中八卦缠身」

听译:Tiki;校对/后期:古川政良

花归葬PSP文本(结局Scene)

献给花

【银朱】……………。真是个好天气啊………

【银朱】天气已经变得完全不冷了,今天甚至还出了点汗。

【银朱】这样,真叫人难以相信,这世界直到不久前还被雪覆盖着啊。

【银朱】雪也完全消融了,那些日子就仿佛是一场梦一样。

【银朱】这究竟,是暌违了多少年的真正的春天了呢。

【银朱】…………………

【文官】打扰了。

【文官】不好意思,银朱队长,稍微打扰您一会儿可以吗?

【银朱】嗯,怎么了?

【文官】刚才有一份文件忘记呈交了………啊,找到了找到了。

【文官】非常抱歉,因为时间紧迫,能请您先在这里盖个章吗?

【银朱】什么?忘记呈交了?你啊………

【文官】非常抱歉,不管怎么说数量放在这里对吧?而且明明数量有这么多,负责的人却只有寥寥几个。

【银朱】别找借口。

【文官】队长您才是,亏您能一个人处理掉这么多呢。明明处理文件这种事,交给随军的文官处理就好了。

【文官】您还挺适合转行的不是吗?或许会转为行政官员。

【银朱】或许是什么意思啊,或许。我之前就在想,你说话有点太毒了吧?

【银朱】这是陛下直接派给我的任务啊,我要负责它直到最后是理所当然的吧。

【文官】可是,我不觉得这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该做的事呢。………啊,非常抱歉我迟了一步,祝贺您晋升。

【文官】破格擢升了两级?我们这的小年轻们都轰动了哦,居然这么年轻就…

【银朱】………………啊啊够了,吵死了你这家伙!时间紧迫是吧,赶紧给我!

【文官】啊,好的不好意思,请盖在这里和这里。

【银朱】………是这对吧。

【文官】话说回来,天气已经完全变暖了呢。

【银朱】………是啊。

【文官】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重建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战争总之也结束了。

【银朱】这都是因为陛下的英明领导啊。

【文官】您说什么呢,这不是您自己的功劳吗。

【银朱】………呃………所以说,这是所谓的不可抗力…………………

【文官】另一个英雄已经再也回不来了,还请队长从今往后也继续指引着我国前进的方向呀。

【银朱】………唔………

【文官】啊,称呼您队长已经不合适了呢。非常抱歉,银朱上校。

【银朱】………总之,你先停下这个话题。

【文官】您又来了,不用害羞也没关系吧。这是光荣的事情呀。

【银朱】我没有害羞!

【文官】哈哈,不过,我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啊。那位救世主大人打倒了玄冬后,竟因为那时受的伤去世了………

【银朱】………呃………

【文官】听说,白枭大人完成使命后,也与救世主大人一起消去了身形。

【银朱】………是啊,是我亲眼见证的,不会有假。

【文官】啊啊——真好啊,我也想一睹白枭大人最后的风姿啊!明明是个美丽得不可方物的美人………

【银朱】……………。你丫不是要赶时间吗。

【文官】啊,是哦是哦。那么,我先去把这个上交了。

【银朱】嗯,拜托你了。

【文官】队长也是,通宵太多对身体不好哦?

【银朱】………你快去!

【文官】是,那么我先告辞了。

【银朱】…………………

【银朱】………啊——………。真是的…………。为什么我非得累成这样啊………?

【银朱】我明明自出生以来一直都在为祖国尽心尽力,竟然让我保守一个一辈子都不能对任何人说的秘密,这对我来说………

【银朱】面见陛下的时候我的表情可都僵硬了啊!?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啊,真是的………

【银朱】………虽然我绝对没有背叛,可这也不会改变我对陛下有所隐瞒的事实………

【银朱】………可恶…………

【银朱】……………。但我也不觉得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啊………

【银朱】当然,才不是为了那两个家伙,而是出于把国家的混乱限制在最低程度的考虑。

【银朱】要是说出了真相,谁都不会相信吧………

【银朱】…………………

【银朱】………这样就好。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无愧于我的血脉。

【银朱】……………。哼。

【银朱】话说回来那两个家伙,如今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银朱】………算了,随他们去吧。

【银朱】拿他们没办法,我就守口如瓶一辈子吧。


【花白】………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

【花白】消失得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这样,谁都不会相信这里曾经有一座塔吧。

【玄冬】………是啊。

【花白】而且………还是没法习惯啊。那个聒噪的家伙,已经不在了。

【玄冬】………是啊,我也是。

【花白】明明他在的时候只觉得吵得不得了,可一旦没了他,太安静了反而感觉跟骗人似的。

【玄冬】我也有同感。

【花白】而且,那个人也。…………………

【玄冬】………你还是,不能释怀吗。

【花白】那是因为,是我亲手杀的她嘛。

【玄冬】………你后悔了吗?

【花白】……………我不知道。我,很讨厌那个人的。

【花白】………那个时候,我认为已经别无选择了。

【玄冬】…………………

【花白】………但是………虽然,我一直很讨厌她。

【花白】………可我也,想去喜欢上她的哦。

【玄冬】那,也就是喜欢她了吧。

【花白】………诶………?

【玄冬】所以,你才后悔,不得不以那种方式结束吧。

【花白】………是这样吗………

【玄冬】我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是我亲手让这座塔和那家伙消失了。………虽然,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玄冬】并不是说我后悔了,只是那家伙不在了,这个事实至今让我觉得难过。

【花白】………玄冬。

【玄冬】确实,我认为我们被这个世界折磨得够呛。

【玄冬】………但是,并不仅仅只是这样。这一点,可不能忘记啊。

【花白】…………………

【玄冬】………我们,是不是还有什么可以做的………是不是真的可以偿还什么,我不知道。

【玄冬】………但,我们不会就此止步不前的吧?

【花白】………嗯,或许,我们也能做点什么吧………

【玄冬】……………。好了,应该是这样的吧。

【花白】咦,弄好了?

【玄冬】嗯,这样就行了吧。

【花白】嗯,不是很好吗?光照也不错。

【花白】从现在起,就要时不时来照顾它了呢。

【玄冬】是啊。会忙起来呢。

【花白】要是能长大就好了啊,这株樱花树。长到像那座塔一样,大得不得了。

【玄冬】………这可得花上相当长一段时间啊。

【花白】然后,它要是开花了我们就来这里赏樱吧。玄冬来做便当。

【玄冬】………这个啊………。你这提议不错啊。

【花白】诶嘿嘿,对吧?

【玄冬】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就是了。

【花白】不是挺好嘛,我们会享长命百岁之福的。

【玄冬】………长命百岁,吗。

【花白】你呀,看上去一不小心就会轻易死掉,所以要多注意哦。还像从前一样可不行。

【玄冬】这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哦。

【花白】诶,为什么啊!

【玄冬】论容易出事的程度,你可在我之上。

【花白】诶——是吗,我可觉得绝对是你比较容易出事啊………

【玄冬】别赌气啦,差不多该走了。好啦。

【花白】………嗯………。…………………

【花白】………啊………

【玄冬】……………?怎么了吗?


【花白】说起来,她只给了我这么一件东西啊,美丽的东西。

【玄冬】………嗯?

【花白】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啊。

【玄冬】………是什么啊?

【花白】是我的,名字。

【玄冬】………嗯?

【花白】你觉得是什么?

【花白】比如说………从天而降的白色的什么东西。

【玄冬】是雪吧?

【花白】………另一种说法呢?不,也许是两种吧。

【玄冬】………白色的、花?

【玄冬】………啊,是吗。是它啊………你的名字。

【花白】答对啦。

【花白】为什么你会知道呢?

【玄冬】因为那是在你出生的季节盛开的花啊,樱花。确实,飘落的时候就像雪一样。

【花白】虽然给我起名字的人,大概没想到还有这层意思吧。但是,我一直把它当作像雪一样的名字。

【花白】因为这么想会更轻松一点。

【花白】因为是讨厌的人起的名字,所以我要把它当成这个。

【花白】所以,我一直………樱花也好我的名字也好,我都不喜欢。

【玄冬】………然后?

【花白】………诶?

【玄冬】然后,现在你怎么认为?

【花白】怎么认为呢………

【玄冬】你还真是不坦率啊。

【花白】那,玄冬怎么认为?

【玄冬】我觉得很好。

【花白】………………

【玄冬】………对吧?

【花白】………嗯。

【花白】我也这么想。


春告げ / 报春

Si schiudono i boccioli color di rosa.
L’ostinato inverno ha annunciato la propria fine.
粉色的花儿开始盛放。
严寒而漫长的冬天已昭告了它的终结。

I petali caduti al vento ondeggiano come piume
fioccando sui tuoi capelli, sul palmo della mia mano.
那花瓣在风中如羽毛一般翩然而降
抚过你的发梢,掠过我的指间。

Non si possono cancellare gli errori commessi ma,
nel tempo in continuo movimento, un giorno verrà la stagione per porvi rimedio.
人无法抹消曾经犯下的过错,
可随着时光飞逝,总有一天也能找到偿还之法。

Ah! Un caldo sentimento mi pervade.
Per la prima volta ho capito cosa significa “felicità”.
啊!我的心中满溢着温暖之情。
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明白了何谓“幸福”。

L’immensa gioia provata per il miracolo di averti qui.
因为有你在此,这样的奇迹给予了我无上的喜悦。

——ED1:花に捧ぐ / 献给花——

花归葬PSP文本(A线遥远线)

管理者之塔

【玄冬】……………?

【玄冬】这里是………?

【黑鹰】哎呀,看来我们平安着陆了,太好了太好了。

【玄冬】………什么?

【黑鹰】欢迎光临我的别墅。你们两位没有受伤吧?

【玄冬】我没什么事,不过花白………

【花白】………唔………

【玄冬】没事吧?花白,站得起来吗?

【花白】……………。真差劲。

【玄冬】………嗯?

【花白】这差劲的跳转是搞什么啊,你是故意让人晕车的吗!这么不稳定的空间转移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你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啊!?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没办法嘛超载了呀。能平安着陆已经谢天谢地了哦?

【玄冬】……………。那种事,居然有这么危险吗………?

【花白】笨蛋,换了那个人这种程度的跳转手到擒来。是你太差劲了而已。

【黑鹰】真是不巧我和那个人不一样,我是少人数长距离型的呢。

【玄冬】………那个人?

【黑鹰】当然,说的是这孩子的抚养人。

【花白】………哼………

【花白】比起这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石壁,跟刚才的牢房感觉没什么差别啊。

【黑鹰】………是塔哦。

【花白】塔………?

【花白】难道是………那个………?

【黑鹰】那个人告诉过你吗?没错,就是那座塔哦。那无人知晓的古代遗物。

【玄冬】………你把这样的地方当作自己的别墅吗?

【黑鹰】要是连一个管理的人都没有,这里恐怕会变得相当腐朽破败呢。

【玄冬】你就这么擅自住进来了吗。

【黑鹰】……………。不,一位有恩于我的人把它托付给我保管了。

【玄冬】喔………

【黑鹰】比起这个,今天真是出了各种各样的意外啊。到这里来就安全了。可以放下心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玄冬】稍等一下,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想问。

【黑鹰】哼哼哼——虽然的确是有那么一点不方便的地方,但该说久居为安还是说自家狗窝就是金窝银窝呢。

【黑鹰】住惯了这地方其实还挺不错的哦?非常锻炼人的腰腹和腿。

【玄冬】我没问你那种事,我想问的是关于你的事情。

【黑鹰】………嗯?关于我?

【玄冬】你是什么人啊?突然冒出来,说是我的伙伴,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啊?

【黑鹰】哦,说起来你是失忆了来着。人看着没什么变化,我都快把这事儿忘了啊。

【玄冬】看着没什么变化是指………

【玄冬】………嗯?说起来,明明才刚见面不久,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失忆的事情啊?

【黑鹰】那是因为,我一直在看着嘛。

【玄冬】………什么?

【花白】又是这样,跟在别人背后偷窥别人的行动,你还真是讨人厌啊。

【黑鹰】真是抱歉,不过这是我的工作嘛。………就像你的那个人一样。

【花白】………哼………

【玄冬】……………?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针尖对麦芒的,你们之前认识?

【黑鹰】你认识他,那当然我也会认识他呀?

【花白】我才不想认识他这种人!

【黑鹰】啊哈哈哈,小不点还是一如既往地有精神啊。

【花白】………唔,我应该说过了不许那么叫我!

【玄冬】……………?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

【黑鹰】就是说呢,

【黑鹰】其一:我是你出生后就被分开的哥哥,他是你思念着兄长的弟弟;其二:我是你的旧爱,他是你的新欢;其三:我和你都身材高大,而这孩子是个小不点。

【玄冬】…………………

分支选项:我对第二点有异议|我同意第三点|………还有别的吗?

「我对第二点有异议」

【花白】我说啊,你干嘛回答得这么认真啊。

【玄冬】你对那个选项就没有一点疑问吗?

【花白】我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玄冬】虽然但是那什么………

「我同意第三点」

【花白】我说啊,你干嘛回答得这么认真啊。

【玄冬】………不………哎这话确实也没错,吧………

【花白】哼………

【玄冬】…………………

「………还有别的吗?」

【花白】……………玄冬………?

【玄冬】……………不,那个………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哈,答案是我是你的抚养人,而他是你纯粹的好朋友。猜对了吗?

【花白】………谁要猜这种事啊,你这蠢鸟!

【黑鹰】哦吼吼,小不点好可怕喔~哈哈哈。

【玄冬】……………抚养人?

【黑鹰】没错,我就是代替你父母抚养你的人哦。………好久不见了,玄冬。

【玄冬】……………是你………?

【黑鹰】虽然现在再通报一次姓名有种微妙的羞耻感,不过,我的名字是黑鹰。再一次请多指教。

【玄冬】……………可是我听这家伙说,我没有亲人在世。

【黑鹰】………哦?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小不点?

【花白】………唔………

【花白】………哼,因为,这家伙太讨嫌了啊!

【玄冬】……………我说你啊………

【花白】我承认对你说谎是我错了,我道歉。

【花白】但是,我绝对不要向这个人道歉。

【玄冬】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啊?

【花白】生理上不能接受!

【黑鹰】哈哈哈,好啦算啦,也多亏了他才有了我们令人感动的重逢啊。

【玄冬】感动………?

【黑鹰】哎,虽然想说的话堆起来比山高,但今天还是先休息吧。虽然你也一样,但那孩子不休息一会儿更不行吧?

【花白】没什么,不管我也没事,麻醉也已经退了。

【黑鹰】嗯——不愧是堪比怪物的体力呢。

【花白】我可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啊。

【玄冬】……………说的也是,总之先休息吧。

【黑鹰】嗯,就这么定了。休息是必要的哦。

【花白】………玄冬。

【玄冬】你的烧还没退吧?脸色还这么红。在牢里受了这么久的冻,要认真休息才行啊。

【花白】……………嗯………

【黑鹰】真是的,玄冬说的话就会乖乖地听呢,这小不点。

【花白】我都说了不许叫我小不点了吧!

【黑鹰】那么,我领你们去房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花白,生这么大气伤身体的哦。

【花白】………哼………啊——真是的——,要不是这种状态我就暴打他一顿了………

【玄冬】………站得起来吗?

【花白】没事。我自己能走。

【玄冬】………可是………

【花白】真的没事啦,你不搭把手也行。

【玄冬】………是吗?

【花白】就算这样,这么直接上来扶我,很伤人自尊啊。

【玄冬】………为什么啊?

【花白】你要是不明白的话,让我来扶一下你呗?

【玄冬】……………是这样,抱歉。

【花白】你明白就好。

【黑鹰】嗯?你们在说什么?房间在这边哦。

【玄冬】啊,好的,我们现在就过去。


【玄冬】……………这塔真的好古老啊。

【花白】………哼,这里啊………

【玄冬】嗯?你怎么了吗?

【花白】诶?没有,就是觉得这里好高啊。

【玄冬】什么啊,你恐高吗?

【花白】不,正相反,我非常喜欢。

【玄冬】………看来很开心嘛。

【黑鹰】好了,就是这个房间啦。不要客气尽管用吧。


【玄冬】…………………

【花白】…………………

【黑鹰】总而言之这里好好收拾一下还是可以睡人的吧?

【黑鹰】生活必需品大概是齐全的,随便用吧。………先找一找。

【玄冬】………就没有更像样点的房间吗?

【黑鹰】你说什么呢,这间不就够像样了吗。我喜欢的东西可是通通放进来了哦?绝赞!

【玄冬】………不是这个意思,就没有哪个房间有张像样的床吗?

【黑鹰】真是不巧,除了那边的长椅之外这里就没有别的家具了耶。

【玄冬】………你到底,是怎么在这地方生活的啊?

【黑鹰】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我的别墅。并不是我们经常在的家哦。我一个人的话有那张长椅就够了呢。

【花白】………唔——我就,睡这里就好………

【玄冬】啊,喂喂花白,不要睡在那种地方啊!至少睡到椅子上去!

【花白】诶,没事啦玄冬睡那边就………

【玄冬】睡在那种积了几层灰的地方,能好的病也好不了了,我会打扫的,你先躺到那边椅子上去。

【花白】………唔——好。

【黑鹰】……………嗯,你们还要卿卿我我,那我就先失礼告辞咯。我就在楼上,有什么事直接叫我。

【玄冬】嗯?其他楼层还有什么吗?

【黑鹰】有刚才的房间,我的办公室,哎各种用所都有吧。顺带一提下面的楼层什么都没有,就不用白跑一趟了。

【玄冬】这地方,到底是为了什么建造的啊?

【黑鹰】哎呀,就是一些管理工作而已。是我的工作。

【玄冬】………管理?

【黑鹰】我的职业就是管理员啦。然后呢,这里就是所谓的管理者之塔。

【玄冬】诶………?

【黑鹰】算了,这方面的事情,之后再跟你慢慢解释吧。………也包括你失忆的事情。

【玄冬】哦………抱歉。

【黑鹰】嗯?为什么道歉?

【玄冬】………把你的事情,给忘了。

【黑鹰】觉得抱歉的话,就快点想起来呀。………玄冬。

【黑鹰】回见啦,晚安。

【玄冬】嗯。

【花白】……………。讨厌的家伙。

【玄冬】………嗯?

【花白】果然还是生气,那家伙真讨厌。

【玄冬】………他什么地方让你这么讨厌啊?

【花白】一脸理所当然地待在你身边让人火大。

【玄冬】什么?

【花白】对玄冬来说他是你的抚养人,可对我来说………。啊,不过我连我的抚养人都讨厌。

【玄冬】………抚养人是指,黑鹰还有那个军队的男人说的那位?

【花白】嗯。我既有亲生父母,也有抚养人。

【玄冬】…………………

【花白】实际上我不是被遗弃的,而是被卖掉了。………不过,哪种说法都没什么差别就是了。

【花白】说到底能被金钱迷了眼把孩子卖给国家的家伙,我不觉得能称他们为父母………

【花白】………呃,诶?

【花白】哇………

【玄冬】找到毛毯了。这个,盖上。

【花白】诶?………呃,嗯,谢谢。

【玄冬】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就不要说会让你更难受的话了啊。

【花白】诶………

【玄冬】到这里,看来是已经安全了吧。差不多就快点好起来吧。好起来我就听你说完全部事情。

【花白】……………。嗯………谢谢你。

【花白】但是啊,其实我,对父母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哦。

【玄冬】什么?

【花白】我已经有玄冬了,就算没有父母也没什么了。

【玄冬】…………………

【玄冬】傻瓜,睡吧。

【花白】………嗯………晚安。

【玄冬】…………………

【玄冬】……………。………真是的………

【玄冬】我是能代替你父母的人吗,傻瓜。


【玄冬】(…………………)

【玄冬】(………这里是………?)

【玄冬】(…………………)

【玄冬】(………什么………?)

【玄冬】(………这是谁的,声音………)

【玄冬】(…………………)

【玄冬】(………雪………?)

【???】…………………

【???】………说起来,这对你来说还是第一次啊。

【玄冬】(…………………)

【玄冬】(………是谁………?)

【???】………它很美对吧?

【玄冬】(………男人的声音………)

【玄冬】(…………………)

【玄冬】(………怎么回事,空气变轻了)

【???】…………………

【???】………什么嘛,就这种事啊。

【???】我说过了,这种事不用道歉的吧?

【玄冬】(…………………)

【???】………这的确非常美丽,下一次,我再给你看那冰雪消融、新芽萌出的碧绿光景吧。

【???】倘若春天来临,也会有美丽如斯的花儿飘落的。

【玄冬】(………这声音是………吗?)

【???】…………………

【???】那位大人,已经弃此而去了哦。

【玄冬】(…………………)

【???】………因为他就是那样反复无常的人啊。

【???】…………………

【???】但是,他给我们留下了这座箱庭。

【玄冬】(………这个声音,我是认识的)

【???】…………………

【玄冬】(………是谁啊?)

【???】………为什么,不说话呢?

【玄冬】(…………………)

【玄冬】(………很痛苦………?)

【玄冬】(………是在否认吗………否认这个声音)

【???】…………………

【玄冬】(………别说了)

【玄冬】(………我不想、听)

【???】能听我说说吗………………

【玄冬】(………不要)

【玄冬】(………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玄冬】(………别用那种语气说话………)

【玄冬】(她这么,说着………)

【玄冬】(………有谁的声音,这么说着)


【玄冬】…………………

【玄冬】又是………梦………吗?

【玄冬】……………总觉得,是个不愉快的梦啊。

【玄冬】………都怪它,心情好沉重………可恶,到底怎么了啊。

【玄冬】………究竟是谁啊?在我梦里的那位………

【玄冬】……………要是找回了记忆,能知道是谁吗………?

【玄冬】………嗯………?

【玄冬】……………花白又不见了………

【玄冬】这家伙,烧退了吗?………

【玄冬】…………………

分支选项:没办法,去找他吧|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吧

「没办法,去找他吧」

【玄冬】又在做这种会让病情恶化的事情。真没办法,走吧。

【玄冬】真是的,真会给人添麻烦啊………


【玄冬】………不过,楼上楼下,这家伙究竟往哪个方向走了啊?………

【玄冬】……………高的地方………果然是往上走了?

【???】………咦?出什么事了呀?

【玄冬】嗯?

【玄冬】………啊,是你啊。

【黑鹰】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玄冬】花白没在房间里,你有在哪里见过他吗?

【黑鹰】哦?我没有见到他啊。

【玄冬】那,你刚才是在楼上还是楼下?我去你没在的地方找一下。

【黑鹰】你要找的话,往楼上找就是了。楼下确实什么都没有。

【玄冬】但是,我想,万一,他有可能跑出这座塔了呢。

【黑鹰】哈哈,这你放心,这座塔的出入口就只有这里而已。

【玄冬】………什么?

【黑鹰】只有通过这个楼梯上的窗户,才能出入这座塔。所以,你的“万一”是不可能的哦。

【玄冬】那,住在这里的其他人是怎么出入这里的啊?其他人也能像你一样进行空间转移吗?

【黑鹰】怎么可能,这世界上能进行转移的,除我以外就只有一个人。要说住在这座塔里的,现在也只有我一个人了。

【玄冬】是这样吗………

【黑鹰】以前倒是还有两个人住在这呢,不过现在都不在了。所以你们也是久违的来客了。

【玄冬】这座塔,到底建在了什么地方啊?

【黑鹰】哎呀,我没告诉过你吗?在远离人烟的大森林深处哦。要说位置的话,在千国国境内。

【玄冬】………为什么要建在这种地方啊?

【黑鹰】嗨呀,这样基本算是个别墅有什么不好。是个好地方哦,被称作秘境呢,毕竟没什么人又有很多野兽嘛。

【玄冬】………诶………?

【黑鹰】唉,要说从外面看起来的话,应该还是我们家更好看吧。那里也是个好地方。

【玄冬】………是在,群国的,山里?

【黑鹰】对呀对呀。是个美丽的地方啊,虽然氧气有点稀薄。

【玄冬】……………。已经,回不去了吗,那里。

【黑鹰】……………。哎呀,那可是个艰苦的地方呢。现在是没法回去了。

【玄冬】………果然,是因为我吗?

【黑鹰】……………。该怎么说呢。

【玄冬】嗯?

【黑鹰】擅自跟你说这些,小不点大概会生气呀。

【玄冬】为什么说我的事情那家伙会生气啊?

【黑鹰】那当然是因为,那孩子对你心有所执呀。话说回来,你相信那孩子吗?

【玄冬】什么?

【黑鹰】是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说说看吧。

【玄冬】怎么突然问这个………

【黑鹰】没什么,问问而已。说说看嘛。

【玄冬】…………………

分支选项:我相信啊|我不相信他

「我相信啊」

【玄冬】虽然我还是有各种想法吧,不过,我是相信他的吧。

【黑鹰】……………。是吗,那就好。

【玄冬】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黑鹰】嗯——这就是儿子被人拱走的爹妈的心情吗。真寂寞啊。

【玄冬】………你那是什么感想啊。

【黑鹰】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更多的话要对你说了呀。快去吧,趁着小不点还没冻僵。

【玄冬】…………………

【玄冬】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哦。

【黑鹰】………嗯?

【玄冬】虽然我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但他应该是不会杀我的。所以,不必担心。

【黑鹰】……………。嗯,是这样呢。

【玄冬】……………对了。说起来,我还没跟你说呢。

【黑鹰】………嗯?说什么?

【玄冬】承蒙你的帮助,还没跟你道声谢。你要是没有出现在那里,现在我们下场如何就难说了吧。

【玄冬】………非常感谢。

【黑鹰】不用客气哦,保护你是我的工作。………作为你的家长嘛。

【玄冬】………………。回见。

【黑鹰】嗯,代我向小不点问好。

【黑鹰】……………。作为家长,吗。

【黑鹰】真是,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借口了啊。

「我不相信他」

【玄冬】………说真心话,我不相信他。我知道他确实把我当朋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相信一切。

【玄冬】他看起来,还是对我的事情有所隐瞒吧………

【黑鹰】诶,你这不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嘛。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对那孩子的话照单全收呢。

【玄冬】我这种情况,不可能乐观到那种程度吧。

【黑鹰】嗯——该怎么办呢。果然我还是应该向你和盘托出吗?这样的话那孩子会暴起大怒吧,那也挺有意思的。

【玄冬】………什么………?

【黑鹰】不过,首先,你得先做到信任我胜过信任那孩子。怎么样?

【玄冬】………那种事………

【黑鹰】……………。好好,没戏啦。

【黑鹰】非常遗憾,等下次有机会吧!

【玄冬】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

【黑鹰】不,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哦。

【玄冬】不要自作主张下判断啊。

【黑鹰】唉,你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都是你的自由。我们也只能告诉你一些事而已。

【玄冬】…………………

【黑鹰】也就是说,要是你找回了记忆,或许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玄冬】………嗯………

【黑鹰】一旦你想起来了,发现实际上迄今为止你听到的事情全都是谎言,

【黑鹰】我和小不点,其实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这样的情形也很有意思呢。

【玄冬】………喂………

【黑鹰】嗯——不知道你的记忆什么时候能恢复呢,光是想想就觉得心跳加速啊!

【玄冬】………适可而止吧。让我更加混乱究竟有什么意思啊?你这人。

【黑鹰】说什么呢,我可没有开玩笑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

【黑鹰】哦,生气了吗?

【玄冬】……………没有。行了,我走了。

【黑鹰】嘿嘿,唉,你注意点吧。………对那孩子。

【玄冬】……………什么?

【黑鹰】虽然你是这么想的,但并不意味着你相信一切。………你是这么说的吧?

【玄冬】……………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啊。

【黑鹰】我知道被你忘却的一切哦。

【玄冬】…………………

【黑鹰】……………。是——不是呢。

【玄冬】………嗯?

【黑鹰】你真是非常容易上钩啊!这点也没变,真让人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你这人………

【黑鹰】哎呀哎呀,真好啊,让人心满意足呢。

【玄冬】………唉………够了,我绝对不会再信你一个字了!

【黑鹰】没错没错,果然最后就得听你讲这句话!听你说这句话,这是第几百次了呢。

【玄冬】……………。算了。

【黑鹰】哦,要走的话注意脚下呀,蝾螈君和壁虎君也跟我们住在一起,不要踩到它们哦。

【玄冬】吵死了,别再跟我搭话了。

【黑鹰】………啊哈哈,小——心——点——哟——

【玄冬】我说了别跟我搭话了吧!

【黑鹰】…………………

【黑鹰】嗯——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呀。玩得太开心了都有点忘乎所以了,不行呀不行呀。

【黑鹰】………不过。

【黑鹰】这样说来,或许我还是应该对此表示感谢吧。为他失忆这件事。

【黑鹰】………感谢那孩子。


【玄冬】……………唔,好冷啊………

【???】………玄冬?

【花白】………怎么了?

【玄冬】哪来这么多怎么怎么,我当然是来带你回去的啊。

【玄冬】又跑到这么天寒地冻的地方来,你真的还想病好吗?

【花白】没事的啦,我把毛毯带过来了。

【玄冬】你这想得也太天真了。……………

【玄冬】………好了,总之看起来烧已经退了。

【花白】嗯,已经没事啦,病好啦。………大概吧。

【玄冬】这么大意会复发的哦?

【玄冬】话说回来,你来这里究竟是做什么啊?

【花白】就是,看雪。

【玄冬】………雪?

【花白】嗯。我说过了吧,我喜欢雪呀。这座塔里,只有房间的外面才有窗户嘛。

【玄冬】……………。所以,你看着雪在想什么?

【花白】…………………。呜哇,这话好刻薄啊。

【玄冬】诶,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花白】………你呀,偶尔也会有刻薄的一面呢………

【玄冬】不应该是会这么想的人才有问题吗。

【花白】………唔——………

【玄冬】………所以呢?究竟在想什么呀。

【花白】……………。在想此时此刻,战争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呢。

【玄冬】……………。灯国和,群国吗。

【花白】群国只是受了牵连而已。灯国要对付的是哉国。哎,虽然群国会被铁蹄踏破这点并没有什么不同吧。

【花白】………还有,我也在想,要是战争开始了,会死多少人呢。

【玄冬】………你想的净是不愉快的事情啊。

【花白】因为,万一真的死了太多人,

【玄冬】………世界就会毁灭?

【花白】…………………

【玄冬】这是真的吗?

【花白】……………。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敢肯定,真的相信这事的人几乎不存在。

【花白】所以,他们才能若无其事地发动战争。

【玄冬】…………………

【花白】………不过………万一,这是真的,我在想,世界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迎来终结呢。

【玄冬】……………。你就没想过,会有谁来阻止吗。

【花白】………诶?

【玄冬】所以说,如果,真是这样,要是被杀的人过多世界就会终结的话,就没有人想过怎么避免这件事发生吗?

【花白】谁知道呢。相信这种说法的家伙会去想吧。可是,要阻止世界上所有正在进行的杀戮,是不可能做到的。

【玄冬】…………………

【花白】要是不想让人们互相残杀的话,从一开始就创造成人不会杀人的世界不就好了,你不觉得吗?

【玄冬】………什么?

【花白】我是说神啊。

【玄冬】……………。有点意外啊。你居然会这么说。

【花白】是吗?要是真有神的话我可是想痛打他一顿。

【玄冬】………打他………?

【花白】嗯,为了报复。

【玄冬】报复什么啊。

【花白】………不过,所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为此感到高兴的话就好了,肯定是这样的,我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玄冬】………嗯………?

【花白】为这样白雪飘落的美丽景色而高兴呀。

【玄冬】………你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花白】………我也不明白呀。

【玄冬】………我说啊。

【花白】比起这个,你不觉得饿了吗?

【玄冬】嗯?

【花白】仔细想想,我们昨天就没吃饭呢。都已经过了一天有余了还什么都没吃啊………

【花白】呜哇,想到这事就觉得肚子都要饿扁了啊——

【玄冬】………说起来。

【花白】啊——真是——身体都要没力气了,玄冬,饭呢!

【玄冬】就算你突然这么说………算了,去问问黑鹰的话总会有点东西吃的吧………我猜。

【花白】我想吃玄冬做的饭………不要香菇。

【玄冬】明明我也跟你一样饿,你却打算让我一个人做饭吗。

【花白】因为,你不是不让我帮忙吗,说是只会添乱。

【玄冬】……………。呃,确实………有这种感觉。

【花白】哎,那,我们就下去吧。去吃饭。

【玄冬】………等会儿。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我什么?

【花白】为什么这么说?

【玄冬】为什么………因为………

【花白】难道不是,会这么想的人才有问题吗?

【玄冬】………呃………

【花白】是这话吗。开个玩笑,我会好好说的。等吃完饭后。

【玄冬】说好了哦,这件事。

【花白】………嗯。

【玄冬】………哎别粘在我身上啊,好难走路。

【花白】嘿嘿,果然玄冬好温暖啊。

【玄冬】是你太冷了吧。

【花白】………真是,为什么会这么温暖呢。

【玄冬】………嗯?

【花白】……………。雪,不会停下来了呢。

【玄冬】……………?啊,是啊。

【花白】…………………

【玄冬】………你没事吧?从刚才起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花白】………没事啦。

【玄冬】那就好………

【花白】肯定,就快到了。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了。

「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吧」

【玄冬】……………不行啊。还沉浸在刚才那个梦的情绪里出不来。

【玄冬】我已经很久没这么难受地醒过来了…………………

【玄冬】不………算了,虽然我也想不起来了。………以前的事。

【玄冬】……………嗯?

【黑鹰】………怎么,还没起床吗。

【玄冬】…………………………

【黑鹰】………嗯?怎么了啊,这么吃惊地看着人家的脸。

【玄冬】……………。不………没什么………

【玄冬】………我也不知道。还有,我不是还没起床,我是刚睁眼。

【黑鹰】是吗,那正好。还要休息一会吗?

【玄冬】…………………

【黑鹰】………怎么了,一脸的不高兴。该不会做了什么可怕的梦吧。

【玄冬】……………。………没有………

【黑鹰】哦,是吗是吗。那可真是吓人呢。

【玄冬】………不是。虽然的确是做梦了,但并不是那样的梦。只是,有一股非常不愉快的感觉………

【黑鹰】………哦?

【玄冬】………怎么说………一开始感觉是个好梦来着,中途就突然………

【黑鹰】………突然?

【玄冬】………不………我越来越不明白了………

【玄冬】……………总而言之,算是个噩梦吧。

【黑鹰】哦,是梦见被怪物追了吧。

【玄冬】……………。我觉得并不是,肯定不是。

【黑鹰】哈哈,哎呀,不管怎么说梦就是梦而已。人太累的时候,就会做这样的梦的嘛。这种事经常会有的。

【玄冬】……………。也许是这样吧………

【黑鹰】现在的你,肯定有各种各样让你感到不安的事吧。大约是那些事情在梦里显现了吧。

【玄冬】……………。我倒是觉得,应该不是这种情况………

【玄冬】不如说是,看到了谁的梦………

【黑鹰】………嗯?你说什么了?

【玄冬】……………不,没什么。确实,梦就是梦而已。

【黑鹰】………唔。话说回来,小不点到哪儿去了?既然你们都起来了,我想也应该开饭了。

【玄冬】………啊。对了,花白………

【玄冬】那家伙,明明烧都还没退,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啊?

【黑鹰】嗯——并不在我来这里的路上呢。算了,既然没法从这里出去,那就应该在某个地方吧。

【玄冬】说什么没法从这里出去,对那家伙来说暴力拆锁可是轻而易举啊。

【黑鹰】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该怎么说呢………嗯,这座塔啊,是没有入口的。

【玄冬】………什么?

【黑鹰】反正进进出出的除了我又没别人。我用转移就能解决问题了,所以就只有窗户。

【玄冬】也就是说,这座塔里没有其他人?

【黑鹰】就是这样。我说过了吧?是像别墅一样的地方。

【玄冬】说起来啊。………是被你代为保管了吗?替那个对你有恩的人。

【黑鹰】………我姑且当做是那样。实际上,它已经是我的了。

【玄冬】……………。也就是说,那个人,已经不会再回来这里了吗?

【黑鹰】……………哎,毕竟他就是这样反复无常的人啊。

【玄冬】…………………………………………………

【黑鹰】………嗯?怎么了,又露出那副吃惊的表情?………我脸上,粘了什么吗?

【玄冬】……………。没有………

【玄冬】……………就是有点吃惊。

【黑鹰】………哎呀,果然是吃了一惊吧。真是讨厌,怎么了嘛?哎呀镜子,镜子在哪………

【玄冬】不不,你脸上什么东西都没粘啦。喂,黑鹰………

【黑鹰】咦,这是………!

【玄冬】………嗯?怎么了?该不会真的粘了什么吧?

【黑鹰】……………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个靓仔啊………太棒了!

【玄冬】……………………………………………………………………………………………

【黑鹰】………我说啊,刚才那里可以吐槽的哦。你反应好迟钝啊,醒了没有呀?

【玄冬】……………不,我坚决拒绝。

【黑鹰】哦,那果然你也觉得我是个严肃又英俊的人咯?我也觉得这句玩笑开得有点过于真实了,嗯。

【玄冬】我完全没这么想过………那个,不过我觉得怎么评价自己也是个人自由吧。

【黑鹰】我有同感。………嗐,好了好了,我去把小不点找回来吧。

【玄冬】………嗯?什么?

【黑鹰】毕竟你看起来还是没睡醒的样子啊。………而且,不是要大家一起吃饭吗。好久没品尝你的手艺了,我可想尝尝。

【玄冬】………呃,我来做饭吗?

【黑鹰】当然的吧?从以前开始一直不让我插手做饭的不就是你吗?还是说你想让我来做一次,真是条汉子啊。

【玄冬】……………。不………呃,怎么说,总觉得好像可以理解。

【玄冬】我明白了,我来做饭。烹调的方法我应该还记得。

【黑鹰】是吧?不管怎么说烹饪可是你的兴趣啊。

【黑鹰】………所以,你去做饭心情也会愉快一点吧。

【玄冬】……………。黑鹰………

【黑鹰】我期待着你的美味佳肴哦。………玄冬。

【黑鹰】接下来嘛。这小不点,到底去哪里了呢………

【玄冬】…………………

【玄冬】………唉………。…………………

【玄冬】………刚才的梦,到底是什么啊?

【玄冬】………有黑鹰的声音。确实………我听见了。

【玄冬】……………。………嗯?

【玄冬】…………………

【玄冬】……………。怎么回事?现在………

【玄冬】感觉好像………有谁在这里………

【玄冬】………是错觉吗………?

花归葬PSP文本(A线献花线)

管理者之塔

【玄冬】……………?

【玄冬】这里是………?

【黑鹰】哎呀,看来我们平安着陆了,太好了太好了。

【玄冬】………什么?

【黑鹰】欢迎光临我的别墅。你们两位没有受伤吧?

【玄冬】我没什么事,不过花白………

【花白】………唔………

【玄冬】没事吧?花白,站得起来吗?

【花白】……………。真差劲。

【玄冬】………嗯?

【花白】这吊车尾的跳转是搞什么啊,你是故意让人晕车的吗!这么不稳定的空间转移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你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啊!?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没办法嘛超载了呀。能平安着陆已经谢天谢地了哦?

【玄冬】……………。那种事,居然有这么危险吗………?

【花白】笨蛋,换了那个人这种程度的跳转手到擒来。是你太差劲了而已。

【黑鹰】真是不巧我和那个人不一样,我是少人数长距离型的呢。

【玄冬】………那个人?

【黑鹰】当然,说的是这孩子的抚养人。

【花白】………哼………

【花白】比起这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石壁,跟刚才的牢房感觉没什么差别啊。

【黑鹰】………是塔哦。

【花白】塔………?

【花白】难道是………那个………?

【黑鹰】那个人告诉过你吗?没错,就是那座塔哦。那无人知晓的古代遗物。

【玄冬】………你把这样的地方当作自己的别墅吗?

【黑鹰】要是连一个管理的人都没有,这里恐怕会变得相当腐朽破败呢。

【玄冬】你就这么擅自住进来了吗。

【黑鹰】……………。不,一位有恩于我的人把它托付给我保管了。

【玄冬】喔………

【黑鹰】比起这个,今天真是出了各种各样的意外啊。到这里来就安全了。可以放下心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玄冬】稍等一下,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想问。

【黑鹰】哼哼哼——虽然的确是有那么一点不方便的地方,但该说久居为安还是说自家狗窝就是金窝银窝呢。

【黑鹰】住惯了这地方其实还挺不错的哦?非常锻炼人的腰腹和腿。

【玄冬】我没问你那种事,我想问的是关于你的事情。

【黑鹰】………嗯?关于我?

【玄冬】你是什么人啊?突然冒出来,说是我的伙伴,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啊?

【黑鹰】哦,说起来你是失忆了来着。人看着没什么变化,我都快把这事儿忘了啊。

【玄冬】看着没什么变化是指………

【玄冬】………嗯?说起来,明明才刚见面不久,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失忆的事情啊?

【黑鹰】那是因为,我一直在看着嘛。

【玄冬】………什么?

【花白】又是这样,跟在别人背后偷窥别人的行动,你还真是讨人厌啊。

【黑鹰】真是抱歉,不过这是我的工作嘛。………就像你的那个人一样。

【花白】………哼………

【玄冬】……………?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针尖对麦芒的,你们之前认识?

【黑鹰】你认识他,那当然我也会认识他呀?

【花白】我才不想认识他这种人!

【黑鹰】啊哈哈哈,小不点还是一如既往地有精神啊。

【花白】………唔,我应该说过了不许那么叫我!

【玄冬】……………?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

【黑鹰】就是说呢,

【黑鹰】其一:我是你出生后就被分开的哥哥,他是你思念着兄长的弟弟;其二:我是你的旧爱,他是你的新欢;其三:我和你都身材高大,而这孩子是个小不点。

【玄冬】…………………

分支选项:我对第二点有异议|我同意第三点|………还有别的吗?

「我对第二点有异议」

【花白】我说啊,你干嘛回答得这么认真啊。

【玄冬】你对那个选项就没有一点疑问吗?

【花白】我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玄冬】虽然但是那什么………

「我同意第三点」

【花白】我说啊,你干嘛回答得这么认真啊。

【玄冬】………不………哎这话确实也没错,吧………

【花白】哼………

【玄冬】…………………

「………还有别的吗?」

【花白】……………玄冬………?

【玄冬】……………不,那个………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哈,答案是我是你的抚养人,而他是你纯粹的好朋友。猜对了吗?

【花白】………谁要猜这种事啊,你这蠢鸟!

【黑鹰】哦吼吼,小不点好可怕喔~哈哈哈。

【玄冬】……………抚养人?

【黑鹰】没错,我就是代替你父母抚养你的人哦。………好久不见了,玄冬。

【玄冬】……………是你………?

【黑鹰】虽然现在再通报一次姓名有种微妙的羞耻感,不过,我的名字是黑鹰。再一次请多指教。

【玄冬】……………可是我听这家伙说,我没有亲人在世。

【黑鹰】………哦?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小不点?

【花白】………唔………

【花白】………哼,因为,这家伙太讨嫌了啊!

【玄冬】……………我说你啊………

【花白】我承认对你说谎是我错了,我道歉。

【花白】但是,我绝对不要向这个人道歉。

【玄冬】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啊?

【花白】生理上不能接受!

【黑鹰】哈哈哈,好啦算啦,也多亏了他才有了我们令人感动的重逢啊。

【玄冬】感动………?

【黑鹰】哎,虽然想说的话堆起来比山高,但今天还是先休息吧。虽然你也一样,但那孩子不休息一会儿更不行吧?

【花白】没什么,不用管我也没事,麻醉也已经退了。

【黑鹰】嗯——不愧是堪比怪物的体力呢。

【花白】我可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啊。

【玄冬】……………说的也是,总之先休息吧。

【黑鹰】嗯,就这么定了。休息是必要的哦。

【花白】………玄冬。

【玄冬】你的烧还没退吧?脸色还这么红。在牢里受了这么久的冻,要认真休息才行啊。

【花白】……………嗯………

【黑鹰】真是的,玄冬说的话就会乖乖地听呢,这小不点。

【花白】我都说了不许叫我小不点了吧!

【黑鹰】那么,我领你们去房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花白,生这么大气伤身体的哦。

【花白】………哼………啊——真是的——,要不是这种状态我就暴打他一顿了………

【玄冬】………站得起来吗?

【花白】没事。我自己能走。

【玄冬】………可是………

【花白】真的没事啦,你不搭把手也行。

【玄冬】………是吗?

【花白】就算这样,这么直接上来扶我很挺伤人自尊啊。

【玄冬】………为什么啊?

【花白】你要是不明白的话,让我来扶一下你呗?

【玄冬】……………是这样,抱歉。

【花白】你明白就好。

【黑鹰】嗯?你们在说什么?房间在这边哦。

【玄冬】啊,好的,我们现在就过去。


【玄冬】……………这塔真的好古老啊。

【花白】………哼,这里啊………

【玄冬】嗯?你怎么了吗?

【花白】诶?没有,就是觉得这里好高啊。

【玄冬】什么啊,你恐高吗?

【花白】不,正相反,我非常喜欢。

【玄冬】………看来很开心嘛。

【黑鹰】好了,就是这个房间啦。不要客气尽管用吧。


【玄冬】…………………

【花白】…………………

【黑鹰】总而言之这里好好收拾一下还是可以睡人的吧?

【黑鹰】生活必需品大概是齐全的,随便用吧。………先找一找。

【玄冬】………就没有更像样点的房间吗?

【黑鹰】你说什么呢,这间不就够像样了吗。我喜欢的东西可是通通放进来了哦?绝赞!

【玄冬】………不是这个意思,就没有哪个房间有张像样的床吗?

【黑鹰】真是不巧,除了那边的长椅之外这里就没有别的家具了耶。

【玄冬】………你到底,是怎么在这地方生活的啊?

【黑鹰】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我的别墅。并不是我们经常在的家哦。我一个人的话有那张长椅就够了呢。

【花白】………唔——我就,睡这里就好………

【玄冬】啊,喂喂花白,不要睡在那种地方啊!至少睡到椅子上去!

【花白】诶,没事啦玄冬睡那边就………

【玄冬】睡在那种积了几层灰的地方,能好的病也好不了了,我会打扫的你先躺到那边椅子上去。

【花白】………唔——好。

【黑鹰】……………嗯,你们还要卿卿我我,那我就先失礼告辞咯。我就在楼上,有什么事直接叫我。

【玄冬】嗯?其他楼层还有什么吗?

【黑鹰】有刚才的房间,我的办公室,哎各种地方都有吧。顺带一提下面的楼层什么都没有,就不用白跑一趟了。

【玄冬】这地方,到底是为了什么建造的啊?

【黑鹰】哎呀,就是一些管理工作而已。是我的工作。

【玄冬】………管理?

【黑鹰】我的职业就是管理员啦。然后呢,这里就是所谓的管理者之塔。

【玄冬】诶………?

【黑鹰】算了,这方面的事情,之后再跟你慢慢解释吧。………也包括你失忆的事情。

【玄冬】哦………抱歉。

【黑鹰】嗯?为什么道歉?

【玄冬】………把你的事情,给忘了。

【黑鹰】觉得抱歉的话,就快点想起来呀。………玄冬。

【黑鹰】回见啦,晚安。

【玄冬】嗯。

【花白】……………。讨厌的家伙。

【玄冬】………嗯?

【花白】果然还是生气,那家伙真讨厌。

【玄冬】………他什么地方让你这么讨厌啊?

【花白】一脸理所当然地待在你身边让人火大。

【玄冬】什么?

【花白】对玄冬来说他是你的抚养人,可对我来说………。啊,不过我连我的抚养人都讨厌。

【玄冬】………抚养人是指,黑鹰还有那个军队的男人说的那位?

【花白】嗯。我既有亲生父母,也有抚养人。

【玄冬】…………………

【花白】实际上我不是被遗弃的,而是被卖掉了。………不过,哪种说法都没什么差别就是了。

【花白】说到底能被金钱迷了眼把孩子卖给国家的家伙,我不觉得能称他们为父母………

【花白】………呃,诶?

【花白】哇………

【玄冬】找到毛毯了。这个,盖上。

【花白】诶?………呃,嗯,谢谢。

【玄冬】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就不要说会让你更难受的话了啊。

【花白】诶………

【玄冬】到这里,看来是已经安全了吧。差不多就快点好起来吧。好起来我就听你说完全部事情。

【花白】……………。嗯………谢谢你。

【花白】但是啊,其实我,对父母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哦。

【玄冬】什么?

【花白】我已经有玄冬了,就算没有父母也没什么了。

【玄冬】…………………

【玄冬】傻瓜,睡吧。

【花白】………嗯………晚安。

【玄冬】…………………

【玄冬】……………。………真是的………

【玄冬】我是能代替你父母的人吗,傻瓜。


【玄冬】(…………………)

【玄冬】(………这里是………?)

【玄冬】(……………?)

【玄冬】(………有谁在吗………?)

【少女】…………………

【玄冬】(…………………)

【玄冬】(………你是………)

【少女】还差,一点点。

【玄冬】(………什么………?)

【少女】还差一点点,就要毁灭了。

【玄冬】(………毁灭什么………?)

【少女】生命的容器要毁灭了,所以玄冬要结束这一切了。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就这样,世界的一切都染上了雪白色。………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玄冬】(…………………)

【少女】这就是,这个世界。

【玄冬】(………什么………?)

【少女】………但是………

【少女】要是玄冬死了,又会有新的玄冬诞生。

【少女】永远永远周而复始着。直到玄冬结束这一切为止,永远,永远。

【玄冬】(………什么………)

【???】………这样,真的好吗。

【???】是啊。虽然很对不起帮我到这个份上的你,但我已经决定了。这样,就全都圆满解决了。

【???】………真不懂你呀。为什么能这样牺牲你自己呢。

【???】没什么,也不是多难得的理由。

【???】什么?

【???】……………要是,你还想继续帮助我的话,可以跟我做一个约定吗。

【玄冬】(………什么?我在哪里听到过?)

【???】诶,原来你是这样的吗?

【???】………哼?算了,也好。虽然刚遇上就这样很对不起你,但我会杀掉你的哦。是为了世界、呢。

【玄冬】(………是谁的声音?)

【???】………呃………为什么不抵抗啊、你………!?

【玄冬】(…………………)

【玄冬】(………是我的吗?)

【???】………我不要,不要!就算这孩子真的是玄冬………就算是玄冬,这孩子也是我的孩子!

【???】………不………请住手!请不要杀他………!

【玄冬】(…………………)

【玄冬】(………这是谁)

【少女】…………………

【少女】所以呀,玄冬。

【少女】已经,够了哦。………去结束这一切吧。

【少女】无论多少次玄冬都会降生,无数的人因此而悲伤。

【少女】玄冬讨厌的人也好,玄冬喜欢的人也好,大家都因为有玄冬的存在而悲伤呀。

【玄冬】(…………………)

【少女】去吧,将这一切全部结束,让世界变成没有人再承受悲伤的世界吧。

【玄冬】(…………………)

【玄冬】(为什么啊?)

【少女】玄冬,没有错哦。

【玄冬】(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啊?)

【玄冬】(是谁设计的这一切啊!?)

【少女】…………………

【少女】是神。


【玄冬】…………………

【玄冬】又是………梦………吗?

【玄冬】………唔,那个梦到底是什么啊………不愉快的感觉挥之不去啊,可恶。

【玄冬】………嗯………?

【玄冬】………花白又不在啊。这家伙,烧退了吗?………

【玄冬】…………………

分支选项:没办法,去找他吧|差不多得了不管他了

「没办法,去找他吧」

【玄冬】又在做这种会让病情恶化的事情。真没办法,走吧。

【玄冬】真是的,真会给人添麻烦啊………


【玄冬】………不过,楼上楼下,这家伙究竟往哪个方向走了啊?………

【玄冬】……………高的地方………果然是往上走了?

【???】………咦?出什么事了呀?

【玄冬】嗯?

【玄冬】………啊,是你啊。

【黑鹰】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玄冬】花白没在房间里,你有在哪里见过他吗?

【黑鹰】哦?我没有见到他啊。

【玄冬】那,你刚才是在楼上还是楼下?我去你没在的地方找一下。

【黑鹰】你要找的话,往楼上找就是了。楼下确实什么都没有。

【玄冬】但是,我想,万一,他有可能跑出这座塔了吧。

【黑鹰】哈哈,这你放心,这座塔的出入口就只有这里而已。

【玄冬】………什么?

【黑鹰】只有通过这个楼梯上的窗户,才能出入这座塔。所以,你的“万一”是不可能的哦。

【玄冬】那,住在这里的其他人是怎么出入这里的啊?其他人也能像你一样进行空间转移吗?

【黑鹰】怎么可能,这世界上能进行转移的,除我以外就只有一个人。要说住在这座塔里的,现在也只有我一个人了。

【玄冬】是这样吗………

【黑鹰】以前倒是还有两个人住在这呢,不过现在都不在了。所以你们也是久违的来客了。

【玄冬】这座塔,到底建在了什么地方啊?

【黑鹰】哎呀,我没告诉过你吗?在远离人烟的大森林深处哦。要说位置的话,在千国国境内。

【玄冬】………为什么要建在这种地方啊?

【黑鹰】嗨呀,这样基本算是个别墅有什么不好。是个好地方哦,被称作秘境呢,毕竟没什么人又有很多野兽嘛。

【玄冬】………诶………?

【黑鹰】唉,要说从外面看起来的话,应该还是我们家更好看吧。那里也是个好地方。

【玄冬】………是在,群国的,山里?

【黑鹰】对呀对呀。是个美丽的地方啊,虽然氧气有点稀薄。

【玄冬】……………。已经,回不去了吗,回到那里。

【黑鹰】……………。哎呀,那可是个艰苦的地方呢。现在是没法回去了。

【玄冬】………果然,是因为我吗?

【黑鹰】……………。该怎么说呢。

【玄冬】嗯?

【黑鹰】擅自跟你说这些,小不点大概会生气呀。

【玄冬】为什么说我的事情那家伙会生气啊?

【黑鹰】那当然是因为,那孩子对你心有所执呀。话说回来,你相信那孩子吗?

【玄冬】什么?

【黑鹰】是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说说看吧。

【玄冬】怎么突然问这个………

【黑鹰】没什么吧就问问。说说看嘛。

【玄冬】…………………

分支选项:我相信啊|我不相信他

「我相信啊」

【玄冬】虽然我还是有各种想法吧,不过,我是相信他的吧。

【黑鹰】……………。是吗,那就好。

【玄冬】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黑鹰】嗯——这就是儿子被人拱走的爹妈的心情吗。真寂寞啊。

【玄冬】………你那是什么感想啊。

【黑鹰】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更多的话要对你说了呀。快去吧,趁着小不点还没冻僵。

【玄冬】…………………

【玄冬】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哦。

【黑鹰】………嗯?

【玄冬】虽然我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但他应该是不会杀我的。所以,不必担心。

【黑鹰】……………。嗯,是这样呢。

【玄冬】……………对了。说起来,我还没跟你说呢。

【黑鹰】………嗯?说什么?

【玄冬】承蒙你的帮助,还没跟你道声谢。你要是没有出现在那里,现在我们下场如何就难说了吧。

【玄冬】………非常感谢。

【黑鹰】不用客气哦,保护你是我的工作。………作为你的家长嘛。

【玄冬】………………。回见。

【黑鹰】嗯,代我向小不点问好。

【黑鹰】……………。作为家长,吗。

【黑鹰】真是,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借口了啊。

「我不相信他」

【玄冬】………说真心话,我不相信他。我知道他确实把我当朋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相信一切。

【玄冬】他看起来,还是对我的事情有所隐瞒吧………

【黑鹰】诶,你这不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嘛。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对那孩子的话照单全收呢。

【玄冬】我这种情况,不可能乐观到那种程度吧。

【黑鹰】嗯——该怎么办呢。果然我还是应该向你和盘托出吗?这样的话那孩子会暴起大怒吧,那也挺有意思的。

【玄冬】………什么………?

【黑鹰】不过,首先,你得先做到信任我胜过信任那孩子。怎么样?

【玄冬】………那种事………

【黑鹰】……………。好好,没戏啦。

【黑鹰】非常遗憾,等下次有机会吧!

【玄冬】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

【黑鹰】不,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哦。

【玄冬】不要自作主张下判断啊。

【黑鹰】唉,你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都是你的自由。我们也只能告诉你一些事而已。

【玄冬】…………………

【黑鹰】也就是说,要是你找回了记忆,或许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玄冬】………嗯………

【黑鹰】一旦你想起来了,发现实际上迄今为止你听到的事情全都是谎言,

【黑鹰】我和小不点,其实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这样的情形也很有意思呢。

【玄冬】………喂………

【黑鹰】嗯——不知道你的记忆什么时候能恢复呢,光是想想就觉得心跳加速啊!

【玄冬】………适合而止吧。让我更加混乱究竟有什么意思啊?你这人。

【黑鹰】说什么呢,我可没有开玩笑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

【黑鹰】哦,生气了吗?

【玄冬】……………没有。行了,我走了。

【黑鹰】嘿嘿,唉,你注意点吧。………对那孩子。

【玄冬】……………什么?

【黑鹰】虽然你是这么想的,但并不意味着你相信一切。………你是这么说的吧?

【玄冬】……………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啊。

【黑鹰】我知道被你忘却的一切哦。

【玄冬】…………………

【黑鹰】……………。是——不是呢。

【玄冬】………嗯?

【黑鹰】你真是非常容易上钩啊!这点也没变真让人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你这人………

【黑鹰】哎呀哎呀,真好啊,让人心满意足呢。

【玄冬】………唉………够了,我绝对不会再信你一个字了!

【黑鹰】没错没错,果然最后就得听你讲这句话!听你说这句话,这是第几百次了呢。

【玄冬】……………。算了。

【黑鹰】哦,要走的话注意脚下呀,蝾螈君和壁虎君也跟我们住在一起,不要踩到它们哦。

【玄冬】吵死了,别再跟我搭话了。

【黑鹰】………啊哈哈,小——心——点——哟——

【玄冬】我说了别跟我搭话了吧!

【黑鹰】…………………

【黑鹰】嗯——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呀。玩得太开心了有点忘乎所以了都,不行呀不行呀。

【黑鹰】………不过。

【黑鹰】这样说来,或许我还是应该对此表示感谢吧。为他失忆这件事。

【黑鹰】………感谢那孩子。


【玄冬】……………唔,好冷啊………

【???】………玄冬?

【花白】………怎么了?

【玄冬】哪来这么多怎么怎么,我当然是来带你回去的啊。

【玄冬】又跑到这么天寒地冻的地方来,你真的还想病好吗?

【花白】没事的啦,我把毛毯带过来了。

【玄冬】你这想的也太天真了。……………

【玄冬】………好了,总之看起来烧已经退了。

【花白】嗯,已经没事啦,病好啦。………大概吧。

【玄冬】这么大意会复发的哦?

【玄冬】话说回来,你来这里究竟是做什么啊?

【花白】就是,看雪。

【玄冬】………雪?

【花白】嗯。我说过了吧,我喜欢雪呀。这座塔里,只有房间的外面才有窗户嘛。

【玄冬】……………。所以,你看着雪在想什么?

【花白】…………………。呜哇,这话好刻薄啊。

【玄冬】诶,你为什么这么想?

【花白】………你呀,偶尔也会有刻薄的一面呢………

【玄冬】不应该是会这么想的人才有问题吗。

【花白】………唔——………

【玄冬】………所以呢?究竟在想什么呀。

【花白】……………。在想此时此刻,战争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呢。

【玄冬】……………。灯国和,群国吗。

【花白】群国只是受了牵连而已。灯国要对付的是哉国。哎,虽然群国会被铁蹄踏破这点并没有什么不同吧。

【花白】………还有,我也在想,要是战争开始了,会死多少人呢。

【玄冬】………你想的净是不愉快的事情啊。

【花白】因为,万一真的死了太多人,

【玄冬】………世界就会毁灭?

【花白】…………………

【玄冬】这是真的吗?

【花白】……………。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敢肯定,真的相信这事的人几乎不存在。

【花白】所以,他们才能若无其事地发动战争。

【玄冬】…………………

【花白】………不过………万一,这是真的,我在想,世界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迎来终结呢。

【玄冬】……………。你就没想过,会有谁来阻止吗。

【花白】………诶?

【玄冬】所以说,如果,真是这样,要是被杀的人过多世界就会终结的话,就没有人想过怎么避免这件事发生吗?

【花白】谁知道呢。相信这种说法的家伙会去想吧。可是,要阻止世界上所有正在进行的杀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玄冬】…………………

【花白】要是不想让人们互相残杀的话,从一开始就创造成人不会杀人的世界不就好了,你不觉得吗?

【玄冬】………什么?

【花白】我是说神啊。

【玄冬】……………。有点意外啊。你居然会这么说。

【花白】是吗?要是真有神的话我可是想痛打他一顿。

【玄冬】………打他………?

【花白】嗯,为了报复。

【玄冬】报复什么啊。

【花白】………不过,所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为此感到高兴的话就好了,肯定是这样的,我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玄冬】………嗯………?

【花白】为这样白雪飘落的美丽景色而高兴呀。

【玄冬】………你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花白】………我也不明白呀。

【玄冬】………我说啊。

【花白】比起这个,你不觉得饿了吗?

【玄冬】嗯?

【花白】仔细想想,我们昨天就没吃饭呢。都已经过了一天有余了还什么都没吃啊………

【花白】呜哇,想到这事就觉得肚子都要饿扁了啊——

【玄冬】………说起来。

【花白】啊——真是——身体都要没力气了,玄冬,饭呢!

【玄冬】就算你突然这么说………算了,去问问黑鹰的话总有点东西的吧………我猜。

【花白】我想吃玄冬做的饭………不要香菇。

【玄冬】明明我也跟你一样饿,你却打算让我一个人做饭吗。

【花白】因为,你不是不让我帮忙吗,说是只会添乱。

【玄冬】……………。呃,确实………有这种感觉。

【花白】哎,那,我们就下去吧。去吃饭。

【玄冬】………等会儿。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我什么?

【花白】为什么这么说?

【玄冬】为什么………因为………

【花白】难道不是,会这么想的人才有问题吗?

【玄冬】………呃………

【花白】是这话吗。开个玩笑,我会好好说的。等吃完饭后。

【玄冬】说好了哦,这件事。

【花白】………嗯。

【玄冬】………哎别粘在我身上啊,好难走路。

【花白】嘿嘿,果然玄冬好温暖啊。

【玄冬】是你太冷了吧。

【花白】………真是,为什么会这么温暖呢。

【玄冬】………嗯?

【花白】……………。雪,不会停下来了呢。

【玄冬】……………?啊,是啊。

【花白】…………………

【玄冬】………你没事吧?从刚才起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花白】………没事啦。

【玄冬】那就好………

【花白】肯定,就快到了。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了。

「差不多得了不管他了」

【玄冬】……………。算了,随他吧。总会回这里来的吧。

【玄冬】………可是,我该怎么办啊。我可已经醒了哦。

【玄冬】………嗯?

【黑鹰】………哎呀?莫非我吵醒你了?

【玄冬】不,刚刚才爬起来。有何贵干?

【黑鹰】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我的私人物品全都在这里嘛。我来拿本书。

【玄冬】………书?

【黑鹰】我看——看………哦哦,有了有了,就是它就是它。

【玄冬】………嗯?哪本?

【黑鹰】就是你当枕头用的那本哦。

【玄冬】什么?

【玄冬】………抱歉。

【黑鹰】不不,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用这本辞典代替一下呢,我还没把它读完呢。

【玄冬】啊,给你。

【黑鹰】谢谢。不过啊,你枕着这本书睡觉不会做噩梦吗?

【玄冬】………嗯?为什么会?

【黑鹰】这可是本猎奇杀人故事全集哦。而且是暗黑、冗长、让人看不下去,以上三点齐备的作品合集,读来恐怕并不怎么有趣啊。

【玄冬】……………。你这人,居然喜欢这种故事吗?

【黑鹰】不是哦,我对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只不过因为特别长所以可以读来打发时间而已。

【玄冬】反正都要打发时间,读点有意思的故事不好吗。

【黑鹰】当然也会读点有趣的书啦。不过,基本上还是只要能打发时间什么内容都行吧。

【玄冬】………你这么闲的吗?

【黑鹰】大部分时候是呢。不过,最近二十几年就忙得不可开交了哦。………托你的福。

【玄冬】……………。说起来,你到底多少岁了啊?虽说是我的父亲但总觉得也太过年轻了。

【黑鹰】嗯——确实跟看起来不一样就是了。

【玄冬】………什么?

【黑鹰】其实我也不太记得了啊。没什么算它的意义。

【玄冬】……………。你,不是人吗。

【黑鹰】算是吧。也怪我不是人,打发时间也不容易啊。

【玄冬】要是这样,你为什么要养我啊?

【黑鹰】………哎呀,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玄冬】光说“说来话长”我听不懂啊。

【黑鹰】本来呢保护你就是我的工作之一,或者说是工作的一个环节吧。

【玄冬】………工作………?

【黑鹰】而且,我跟人有个约定。

【玄冬】………约定?

【黑鹰】虽然是单方面的约定吧。并没有告诉对方的想法。………只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而已。

【玄冬】你说的话我不怎么能听懂啊。能不能用更通俗易懂一点的说法?

【黑鹰】跟你的母亲约好了嘛。约好了把你好好养大。这是我这个人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跟除你以外的人类做约定啊。

【玄冬】……………。母、亲………?

【黑鹰】哈哈,真是奇妙呀。居然跟这种情况下的你说了这事。明明我都没跟以前的你提过。

【玄冬】…………………

【黑鹰】还没有恢复吗?你的记忆。

【玄冬】……………。是啊………

【黑鹰】觉得不安吗?

【玄冬】………这是当然的吧。

【黑鹰】是吗。哎呀,虽然也该是这样。

【玄冬】………嗯?

【黑鹰】哎,别着急吧。我在这里,那孩子也在,慢慢地想起来就好了。

【玄冬】………但是,你们不会觉得烦吗?烦我把你们的事情忘到现在。

【黑鹰】哎呀,不能跟你共享许许多多的回忆确实让人有点落寞,不过我并没有为此有什么困扰也是事实啊。你呀,看上去没什么变化。

【玄冬】………总觉得失忆之前的自己好可悲………

【黑鹰】你在说什么呀,哪个不都是你吗。

【黑鹰】好了,差不多也要天亮了,如果可以来吃个饭怎么样?那孩子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黑鹰】就算你有一堆话想说,饿着肚子也是没法好好说的嘛。

【玄冬】说来,到头来昨天还是什么都没吃上啊。总觉得肚子有点不对劲………

【黑鹰】厨房就在这个房间的隔壁,随便用就好了。可能多多少少有点灰尘,不过用起来多半还是没问题的。

【黑鹰】啊,食材也准备好了所以不用担心哦。

【玄冬】………呃,要我来做饭吗?

【黑鹰】你不想做饭吗?………怎么会,你居然。

【玄冬】什么叫“怎么会”………

【玄冬】唉算了,我来做吧。交给你或者花白总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黑鹰】真没礼貌,我可不会做自己不吃的东西哦!况且我根本没在做!

【玄冬】………不要自吹自擂好吧,这种事情。

【黑鹰】男人的料理不就是这样的吗。生肉以及生肉以及生肉。

【玄冬】不要吃生的好吧。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哎呀。那我就期待你久违的手艺啦。

【玄冬】……………。真是的………

【玄冬】………做点什么好呢………

【黑鹰】…………………

【黑鹰】真是让人开心呀。过家家这种事。

花归葬PSP文本(A线共通线)

白醒

(世界分明已迎来花开的时节,然而持续至今的大雪将永不停歇地飘落。)

(雪,被称为唤来终结之物。)

(是将一切尽数埋葬的,禁忌之物。)

(事实上,如今大雪正侵蚀着世界,逐渐开始威胁人们的生活。)

(然而,在七个分立的国家之间,战争不曾有一日断绝,连纷扬飘落的大雪也无法阻止。)

(栖身于某国之中的白羽预言家,将这场雪称作“叹息”。)

(对人类之间操戈相残,主发出的叹息。)

(几乎无人不相信她的说法。)

(而雪开始侵蚀起人们的心灵。)

(人们向预言家请教停止这场叹息的方法。)

(预言家回答,有一即可。)

(仅需有一者消亡殆尽,世界便可绵延生息。)


(…………………………)

(………………白色的)

(………白色的)

(白色的、花?)

(………………)

【???】……………玄冬。

【玄冬】……………?

【???】……………。你终于,醒了啊。没事吧?

【玄冬】…………………

【玄冬】(这是,谁?)

【???】………你,不认识我了吗?

【玄冬】…………………

【???】……………。………这样啊。

【玄冬】……………。………你是………?

【???】是这样啊。

【玄冬】………嗯………?

【???】你真的,忘记了啊。

【玄冬】………忘记了………?

【???】………没关系的。

【玄冬】………什么?

【???】就算你忘记了一切,就算你无法回想起关于我的事情。

【???】………无论怎样都好。即使这样,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玄冬】……………。你,到底是…………

【玄冬】………不对,我是…………………

【???】………玄冬。

【玄冬】……………?为什么?

【玄冬】………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玄冬………

【玄冬】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为什么………

【???】没关系的哦。

【玄冬】……………什么?

【???】有我在嘛。

【玄冬】………你?

【???】我认识你。有我在的话你会想起来的,肯定。

【玄冬】…………………

【???】所以没关系的,可以放宽心的哦………玄冬。

【玄冬】……………。这是,我的名字吗。

【???】嗯。是宣告终结的冬天的名字哦。

【玄冬】……………。那你的,名字呢?

【???】……………。你觉得是什么?

【玄冬】………什么?

【???】比如说………从天而降的白色的东西。

【玄冬】………雪?

【???】另一种说法呢?

【玄冬】……………。另一种说法………?

【???】…………………

【玄冬】……………。………花。

【???】………这样啊………

【玄冬】………嗯………?


【???】………花,吗。

【???】果然玄冬就是玄冬呢。会把雪,做这样的联想的。

【???】………大概,只有你了。

【玄冬】………这是什么意思?

【???】我呀,很开心能和你有相似的名字哦。虽然除了你之外没人这么说过就是了。

【玄冬】……………?

【玄冬】你是谁啊?………是我的什么人啊?

【???】是比你自己更珍重你的,单纯的旅伴而已。

【玄冬】旅伴?

【???】………对,仅仅是旅伴。

【???】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混乱,满脑子都是想弄清楚的事情。

【???】………但说来话就长了。边走边说吧,再这样待在这里对你身体也不好。

【???】你一直躺倒在雪上,体温应该已经流失不少了哦?

【???】………你看,都冻成这样了。

【玄冬】……………。我是觉得你比较冷。

【???】咦?是这样吗?

【???】………嗯——不知道呀,可能知觉都麻木了吧。

【玄冬】竟然倒下了这么长时间吗?………我。

【???】也没有长到那个地步吧。那么,我们走吧。

【玄冬】………走………

【玄冬】…………………

【???】………玄冬?

【玄冬】(这家伙认识我)

【玄冬】(我为什么会出这种事………还有我所不知的桩桩件件)

【玄冬】(…………………)

分支选项:一起走吧|不跟他走

「一起走吧」

【玄冬】(我连自己的事情都不甚了解啊)

【玄冬】(总而言之,事到如今我是不得不跟他走了吗)

【???】喂,玄冬这是怎么了啊,一声不吭的。

【玄冬】……………。………嗯?

【???】诶?……………呃,好冷啊,干嘛?

【玄冬】前发都冻住了哦,你啊。

【???】………玄冬你也半斤八两哦?

【玄冬】你一直就待在我身边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丢下你不管我又能去哪?

【玄冬】…………………

【玄冬】………走吧,好冷。

【???】…………………

【???】………嗯。

「不跟他走」

【玄冬】(………可是)

【玄冬】(为什么,我会有如此不祥的预感呢?)

【???】…………………不相信我吗?

【玄冬】………我不知道。

【???】这也是啊。这可麻烦了呢,我是你的同伴的证明之类的东西,我可一样都没有啊。

【???】………没有证明,你觉得不安?

【玄冬】…………………

【???】哎呀,虽然如此我也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强行带到镇上去呢。

【玄冬】………喂。

【???】因为你呀,脑子里分明一片空白,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我不可能丢下你不管啊。

【???】不管是不信我也好有疑问也好都无所谓啦,但还请不要冻死在这里好不好?

【玄冬】……………………

【玄冬】………也是啊。

【???】诶?

【玄冬】现在,不管怎么说我都无法做出判断。那么也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吧。

【???】………那。

【玄冬】走吧。………也确实,挨够冻了。

【???】…………………

【???】………嗯。


【???】从这里直行往前的话,似乎有个小镇。去那里吃顿好吃的吧。

【玄冬】………说起来。

【???】………嗯,什么?

【玄冬】我还没好好地问一问你的名字啊。

【???】咦,是这样吗。

【玄冬】………抱歉啊。

【???】诶?

【玄冬】把你的事情,忘记了。

【???】…………………

【???】………花白。

【玄冬】……………嗯?

【花白】我的名字。………叫作花白哦,玄冬。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